斯帕尔对ac830
首頁 新聞動態 監督縱橫 代表工作 決議決定 選舉任免 一府一委兩院 機構設置 領導講話 理論調研 履職平臺
主辦:巴中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 
  您現在的位置: 巴中人大網 > 理論探索 > 正文
 
鄉村振興法治當先行
作者:向茂軍 謝明華  文章來源:本站原創  點擊數:5198  更新時間:2018-08-30  【字體:

鄉村振興法治當先行
 
    繼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后,中央以2018年1號文件出臺《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》,這是我國農業農村發展理論和實踐上的又一次重大飛躍,是新時期農業農村工作的總綱領,是進一步激發農村發展活力、實現全面小康的重大行動。
    近期,巴中市人大常委會內司工委組成調研組,圍繞基層共建共治共享工作推進情況進行了深入調研。從調研情況看,全市各級黨委政府高度重視鄉村振興,部門協調聯動緊密,基層基礎建設不斷夯實,治理機制不斷完善,治理方式有所轉變,營造了推進鄉村振興的良好工作氛圍,探索并形成了“群眾評議眾口調”“村民說事會”等基層治理經驗。調研中也發現,農村治理法治根基薄弱,治理    體系不夠完善,社會矛盾高位運行,已成為制約鄉村振興的突出問題,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:
    一是人口多外流——普法難。農村“空心化”問題突出,外出務工群體大,留守鄉村多以老弱病殘幼居多,客觀上給普法工作造成困難。法治宣傳教育口惠而不實,長期停留在刷幾幅標語、拉幾道橫幅、發幾份資料的方式上,重形式輕內容,只圖檢查有軌跡,不管是否有效果。“誰執法誰普法”落實不力,司法機關、執法部門、社團組織的宣傳活動大多在鄉鎮政府駐地村開展,普法宣傳受眾群體小,群眾接受法律的灌輸和熏陶十分有限。大多數鄉村雖建起了標準的圖書室、農民夜校,但法律書籍缺讀者少人問津,農民夜校缺師生少有開課,法治服務的“最后一公里”尚有路障,“法不下鄉”成為鄉村治理的困局。
    二是陳舊觀念盛行——用法難。大多數村民既不懂法也不用法,“遇事找熟人”成為習慣,“講人情、講關系”的思想普遍存在。由于用法程序多、耗時長、費用高,無法及時獲取有效的法律幫助,面對自身利益受到侵害時,要么以暴制暴,要么自認倒霉,要么到處上訪,“信訪不信法”“信權不信法”,形成“有法難用”的尷尬局面。一些地方封建迷信大行其道,村民熱衷于拜神修廟,邪教組織趁虛而入時有活動,家族勢力、宗族勢力左右農村局面時有發生。一些村社干部法律素質偏低,以言代法、以權壓法,習慣于聽從上級的指令干活、憑著自己的感覺做事、仗著自己的權勢管理,“人治”風氣依然盛行,“管”與“治”的觀念還未轉變,甚至有的目無法紀,以權謀私,既傷害了干群關系,又影響人們對法律權威的遵從和對法治建設的信心。部分群眾抱著“法不責眾”的思想,甚至敢于挑戰法律的底線。
    三是法律執行不力——執法難。巴中市地處山區,特別是一些偏遠山村交通、通訊落后,基層執法力量薄弱,在生態環境保護、食品藥品監管、自然資源保護方面力度不夠,執法存在“死角”和“盲區”,導致亂砍濫伐林木、非法捕獵野生動物、非法開采砂石、亂修亂建房屋、銷售假冒偽劣食品等違法現象普遍存在,而又沒有依法予以懲處,降低了法律權威。個別執法部門、執法人員消極執法、選擇性執法、執“人情法”,執法不嚴、司法不公問題依然存在,影響了法律的公正性和權威性。
    中央把依法治國作為“四個全面”戰略目標之一,彰顯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對法治建設的高度重視。如何夯實農村法治根基,用法治思維、法治方式來保障鄉村振興戰略目標實現,是當前提高農村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現代化的重要任務。
    首先,有效的法治宣傳是基礎。農村法治宣傳要堅持虛功實做,將普法工作作為硬杠子納入考核目標,把“誰執法誰普法”落到實處,相關責任部門定期到農村進行普法宣傳,工作到位與否由老百姓評判,必要時可委托第三方機構測評。要創新法治宣傳方式方法,司法機關、執法部門要常態化將“以案說法”“巡回審判”“送法下鄉”“入戶宣傳”“對點宣講”扎實有效開展,采用通俗易懂和群眾喜聞樂見的方式向其灌輸宣講。要出臺支持政策,通過回引、招考等多種手段,加強農村法律工作隊伍建設,打造一支懂農業、愛農村、愛農民的法律工作者隊伍,打通農村法律服務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健全法律援助機制,積極推進法律援助進村、法律顧問進村,有效實施法律援助、司法救助,降低群眾用法成本,最大限度地滿足法律服務的基本需求,引導群眾辦事依法、遇事找法、解決問題用法、化解矛盾靠法。要把“法律進校園”活動做細做實,從小培養孩子的法治意識,推動法治宣傳“小手牽大手”。
    其次,完備的法治體系是前提。“法律是治國之重器,良法是善治之前提。”推進鄉村振興,涉及如何配置和優化政府責任、社會義務,如何調節個體與集體的利益,如何調動農民的主觀能動性,都需要科學完備的法治體系予以調整與規范。當前涉及“三農”領域的立法修規比較滯后,要么存在立法空白,要么法律條款不接地氣,在實踐中缺乏可操作性。比如,當前脫貧攻堅中大量存在子女把父母單獨立戶,享受扶貧政策,而子女有車有房,導致扶貧資源分配不公,刺激更多人紛紛效仿,把贍養老人的責任推給政府。這種現象往往是父母與子女合謀而為,無法用《老年人權益保護法》《婚姻法》等法律予以約束。歷經多次執法檢查的《四川省農村扶貧開發條例》也未對類似情形加以明確細化,基層干部對此束手無策,新的社會矛盾正在不斷累積。又如,現行農村土地承包法、土地管理法都明確“兩權分置”,但實際政策允許“三權分置”,法律的修改相對于實際發展已經滯后。再如,城鄉分割的戶籍政策,限制了人才、技術、資本在城鄉間自由流動,不利于鄉村振興活力的激發。全國人大常委會已經啟動《鄉村振興法》立法程序,這些現實問題都需要通過立法進行調整規范,以確保鄉村振興依法依規、有章可循。
    其三,公正的法治環境是關鍵。“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實施,法律的權威也在于實施。”全面依法治國,重點在基層,難點在農村。只有讓人民群眾從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,才能真正樹立起對法律尊嚴和權威的內心認同。一方面,要嚴格執法。涉及生態環境保護、自然資源保護、鄉村建設規劃、土地林地承包等方面的法律法規要嚴格執行,真正做到執法必嚴、違法必究,不能動輒以維護穩定為由,法律讓步于傳統習慣,消除“法不責眾”的錯誤傾向,讓群眾樹立“對就是對、錯就是錯”的是非觀念。相關部門要勇于擔責,推動執法隊伍整合、執法力量下沉,提高執法能力和水平,避免執法中相互扯皮、相互推諉、相互爭利的現象。另一方面,要公正司法。司法機關、執法部門要強化司法為民、公正司法意識,切實用公平公正維護法律的尊嚴和權威,依法打擊阻礙鄉村振興的違法犯罪行為,依法維護群眾的合法權益。加強司法隊伍、執法隊伍建設,提升政治修養和業務素質,杜絕消極執法、選擇性執法、執“人情法”現象。再一方面,要依法行政。把依法執政、依法行政作為提高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現代化的重要途徑,將政府涉農各項工作納入法治化軌道,堅持用法治思維、法治方式推進鄉村振興。增強基層干部法治觀念、法治為民意識,把法治培訓納入干部培訓計劃,把依法治理成效納入工作目標考核,切實轉變治理觀念,在鄉村振興中推動法治良序的形成。要因地制宜建設鄉村法治,讓法律秩序、村規民約和鄉村道德互為經緯,法治和德治協同發力,建設一個利益有保障、糾紛能化解、矛盾能消融的鄉村秩序,為鄉村振興戰略提供安定有序的社會軟環境。

 
責任編輯:楊琴 審核:袁小斌 

關閉窗口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 
    主辦:四川省巴中市人大常委會 地址:巴中市江北濱河北路西段58號
    網站維護:巴中市人大常委會辦公室信息網絡管理中心 聯系電話:0827-5263771
    蜀ICP備07004332號
    斯帕尔对ac830 鼎龙娱乐是干嘛的 河南481开奖视频 网页游戏源码下载 彩票怎么买 pk10直播开奖赛车直播网 蓝洞棋牌下载 动物狂欢多人版开奖图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时时彩任一码选号方法 加拿大pc软件平台 pk10自动投注软件安卓 旧重庆时时开彩结果